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新天地“使命者”讲述全家陷入而后逃脱的经历

新天地“使命者”讲述全家陷入而后逃脱的经历 新天地“使命者”——全家陷入

编者按:真道微信平台登出了一位加入新天地十几年的“使命者”(新天地的大使命者是完全坚定的相信新天地,身有特殊任务,一般不会因任何情况而怀疑)的经历。35岁的李秀敏因为家人开始接触新天地,在几年的逃避和成长的经历后,最终退出了新天地,进入教会。李秀敏讲述了所谓的“真理的城邑,美丽的新天地”的真相。

有一年的冬天,妈妈的声音比寒冷的天气更加冰冷:秀敏啊!只有到新天地听启示才能活,现在在学校学习不是重要的事,启示的时代已经敞开,现在不听从启示就只能下地狱!秀敏不是一个顺从的人,但是听了妈妈的话,却不得不去新天地神学院了。妈妈害怕在这个时代,不去听新天地的启示,就没有办法得救,最后只能下地狱……妈妈已经坚定相信新天地就是上帝的旨意,这种思想已经根深蒂固。和妈妈不同,秀敏不能很快地适应新天地。过了一年,又过了两年,依旧没有适应。继妈妈后,爸爸陷了进去!妹妹也一样陷了进去……虽然全家都深陷其中,但秀敏还是不太信新天地的话。由于不胜其扰,还过了一段逃避的生活。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不论去哪都觉得至少要做礼拜。但是又不能到正规教会,没办法,最终还是去了新天地的一个聚会点。就像机器一样再次的接受讲课时,秀敏遇见了一位讲师,从此才算真正走上了歧途。通过这位讲师课,新天地的教理在她心中重新组合,那是学习新天地教理的第三年。“追随新言约的使者,约定的牧者,在这时代奔跑,书写历史的使命感”在这第三个年头才开始萌芽。这时秀敏开始疯狂奔跑……从青年区域长开始,到部门传道队长、传道教育教官、教会传道队、总会办公室、直至中心传道士。

秀敏二十出头的美好青春岁月,全都交给了新天地。大学生时,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前,要把行程表写的满满的交给区域长,过着一人四分五裂的生活。上班后也是常往新天地跑,只要一下班,就到福音房报道。很多时候都是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经常只吃点面包充饥。秀敏还对自己的精神进行了全副武装。“我就是为了建成天国而奋斗的斗士,我要像其他的斗士一样。”秀敏已经将讲师的话铭记在心:“你也要像独立斗士们一样活着。就算吃不上饭,吃草根也要传递上天的启示,老师为了清道落乡,想要回果川时,身上没有钱,只能采草根吃,但是老师依旧不忘传递上天启示的使命感。”新天地讲师说教主李万熙发信息时,经常用“含着血”的形容词。“本应该在这片地上建立天国,却被抢夺了土地,所以上天有着含着血的遗憾。”而新天地的信徒们就是拼了命也要找回天国,帮上天解憾的斗士,这就是他们的精神武装。

在新天地中心做传道士时,24小时都非常紧张。如果有新的信徒进入中心,需要经常听那些管理新信徒的引导者的报告。在午夜时分,从引导者那里得知联络人有异常,就会马上行动。引导者深知“如果吃了在网络上流传的毒(揭发新天地的文章)就会无法挽回”,所以只要发现一点异常的苗头就是会直接报告。只要引导者向秀敏报告,她就不分昼夜直接出动。到新信徒的家门口等着,希望能够面谈一次。甚至用哀求的口吻说:“我们见面谈一次吧,如果对启示有什么不懂的就告诉我,我再给你讲讲。”因为就算哀求,她也不想让一个灵魂逃离新天地。

新天地要以支派为单位报告传道人数。大家都在提升业绩(拉的人头数目),如果某个支派业绩不好,那个支派的主管讲师就会被羞辱、惩罚,被总会长责问。每个支派都要为了争第一,达成月传道的目标人数。所以已经进入新天地中心的人数也不能放弃。就这样,新天地内部好像是为了使命、有死无生的交情,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互相真正的坦诚和交流。如果不能理解这种无奈,觉得伤心,就要收到“你是伤心魔鬼附身了”“得了伤心病”的刁难。所以在睡觉前,也要谋划如何迷惑布教对象的计谋,因为她死也不接受被评价为“不传道就是绵羊”。

新天地在秋收者传道盛行时,秀敏还假装成正统教会信徒,在一个有名的教会青年部卧底聚会过。当年新天地主日集会都是下午3点举行,就是为了让大家上午去其他教会搞秋收活动拉人。大部分新天地圣徒作为秋收者,都被指定到一个特定的教会去拉人。上午去正统教会礼拜,下午到新天地写秋收拉人报告书。需要写出牧师的说教原文和讲义内容,还要根据新天地教理,写出认为是错误的部分。为了写这样的报告书,每当主日上午礼拜,她就会认真记录牧师的说教。那些正统教会的信徒们都以为秀敏是个虔诚的人。

在秋收地活动了这么久,能向正统教会转变的概率是多少呢?秀敏觉得是零。作为秋收者向正统教会回心转意的新天地信徒,在秀敏陷入新天地的10年里从来没听说过有逃出来的使命者。因为信徒的心里已经砌了一堵墙,如果不把一段经文解释成灵意的比喻,新天地就认为经文没有被启示出来,而他们认为新天地能解释其中的奥秘,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听的进正统教会牧师的话。

秀敏很苦恼,在新天地生活的过程中好像渐渐变成了“谎话制造机”。为了隐藏新天地的身份,更加有效的拉人头,不得不经常编造“灵巧如蛇的谎言谋略”。不是谁都能被新天地看上,不仅要考虑到这个人周一周二周四周五能够每周4次到新天地中心学习,还要考虑和新天地的哪个人年龄相仿、兴趣相投,将他们联系到一起。对外为了谋略编造谎言,对内却要讲论新天地就是“真理的上帝之城”这种矛盾的新天地教理。对新天地信徒而言,家只是睡觉的一个暂时场所,大部分时间都在新天地中心或新天地教会度过。那是一种“即使和自己不对路,甚至像仇人一样的讲师,最终也都会产生共鸣”的生活。反正成为讲师基本就回不了家了。一般意义上的家庭生活和结婚生活是不可能的,还会出现“强奸”的情况。

曾经有一位作为新天地传道特工队来到A地区的讲师,和这个区域的一位新天地姊妹偷偷交往,简单满足了本人的欲求后,就要求分手。那个姊妹提出这是“婚姻以外的奸淫罪”,结果这件事传到了支派长那里。大家本以为平时把姊妹当做父母一样照看的支派长,会给予严重的制裁,结果只是把那个讲师发派到其他区域就草草了事了。事后,那个讲师在新天地的活动丝毫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事件的真相就这样被埋藏了。

新天地的目标就是想建造一个离了新天地就无法进行公益活动、无法正常运转的国家;即使发现是邪教也没有办法,只能牵着新天地一起走的社会结构……秀敏得知李万熙教主自身就不喜欢新天地引以为傲的约翰启示录的实相;作为新天地实相的人物的刘某某,实际没有到过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留学,这对秀敏来说是一个冲击。

这是新天地发展史里也会出现的故事,新天地发展史第44页记载着“刘某某在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留影”。在“直击新天地”论坛里有人指出:在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没有过叫刘某某的留学生”。这样一来,实相就败露了。秀敏的朋友们在新天地本部进行了开诚布公的谈话,认为新天地实相不可能有错的朋友说“我们中也有会说英语的,担心什么,我们直接去调查一下不就行了”。他们直接联系了威斯敏斯特神学院,学院却没有轻易回答,说没有办法把个人信息提供给第三方。他们再三强调有重要的事情,才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就是那一年根本就没有韩国留学生。那是实相的种种逐渐崩塌的瞬间。

新天地内部“朴某”事件也很出名。朴某一直在挖掘实相,但理由不是想要打破实相的“虚像”,而是为了确认曾坚信的真理。他寻访了白万峰、金昌斗等新天地实相元年出现过的有名的人物。但是这个消息传到了李万熙教主那里,朴某就被带到教主面前。大家都听到了教主愤怒的声音:“听说你在到处挖掘实相?”朴某颤栗着问:“我是想要确信老师您就是保惠师,我冒死问老师一句,您真的是保惠师吗?老师只要说是,我就无条件相信。”李教主激怒地说:“我不是保惠师,从这滚出去!”

秀敏偶然间听到这个传闻,心中疑惑:“怎么能把还忠诚于新天地的人一夜之间扫地出门呢?新天地的教育长申玄玉也是一夜之间被当做申蛇……”脱退后的现在,秀敏能够理解了。李万熙教主说的那些他曾看到的、听到的、想要证明的实相就是个谎言。欺骗信徒后,生怕谎言被揭穿,就像被踩住的尾巴,他立即把尾巴斩断。

曾经有一个新天地实相做成的连续剧。启示录13章的666事件,既7头10角在帐幕圣殿接受按首时,扮演李万熙教主的演员大喊“现在你们都在拜倒啊!我们是灭亡者,各位!”的场景,其实就是胜者为王的场景。秀敏看着连续剧笑出了声,因为那个场景和实际李万熙教主的形象有相当大的违和感。在他身边经历过的人都知道,李万熙教主不是一个有着为了他人做出某种行动的勇气的人。秀敏知道,李万熙教主并不是那种可以为了真理而拼命站出来自信满满的高声呐喊的人。即便如此,出于“如果看着这个,能让人们回到上帝身边就好了”的心情,她没有对这种幼稚的连续剧提出质疑。因为她甚至觉得:如果让新信徒知道了李万熙总会长的实际性格,反而对新信徒们加入新天地没有一点帮助。

秀敏后来结了婚,还怀了孕。新天地信徒带给她的是无声的“嘲弄”和”压迫”。秀敏比谁都清楚,他们不可能给出真心的祝贺。新天地人表面上会投出“秀敏传道士怀孕了啊”这种祝贺的话,但是背地里却说”新天地的国度就要开启了,大家都忙的要死,她竟然还有时间生小孩……”秀敏生下了孩子,在家照看着孩子,秀敏的心开始逐渐破裂。青年时她不清楚自己生长在一个不正常的家庭。结了婚、组成家庭、生养了孩子的她,才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老早就陷入新天地的父母,没能给秀敏营造一个正常的家庭。每天听其他人说离开了新天地就是地狱的故事;只有不去新天地才会紧张的问“秀敏啊,你怎么了”的父母;新天地比学业更重要,对新天地要忠诚,好像只有得到李万熙教主的认可,才是成功的人的感觉……就连父母也是像区域长或讲师统治新天地教员一样统治着自己,秀敏觉得这不是真正作为父母对子女的爱。

秀敏承认,信徒统治体系对于一个维持了36年的宗教诈骗组织是有必要的。但是秀敏绝不允许自己的子女也被锁进统治体系,为了凑齐14万4千人付出全部,为了拉人头变成谎言制造机。有一天,秀敏参加幼儿园的公开课。和小朋友玩耍时,还不会说话的儿子在哼着新天地歌……秀敏无法忍受,心想“一定要出来”。但是离开新天地并不是一件单纯的事情,离开就意味着到死都见不到父母了,说服老公也是一件难事。劝老公退出新天地,会觉得自己就像是偷吃善恶果的夏娃、又劝亚当也吃的感觉,虽然并不是这样,因为新天地本身就是邪教。这样苦恼了好久后,某一天,秀敏鼓起勇气坦白了心声,本以为会听到“你要是离开新天地就离婚”,但意外的是,老公居然很自然地说:“我替你到新天地教会打卡,你休息一会儿吧,”秀敏在感谢之余,却为了离开新天地后怎么活而瑟瑟发抖。

又苦恼了几年后的一天冬夜,秀敏哭着拨通了(专门揭露新天地的)异端咨询所的电话。见到了韩国基督教异端咨询所九里咨询所长申玄旭牧师(申蛇),当天秀敏和老公就决定脱退新天地。新天地不仅是谎言,申牧师还说自己脱退新天地的主要原因是,李万熙教主和很多女性有染。听到这些,秀敏对教主的所有幻想全都破灭了。秀敏脱退新天地后,通过一年一年的时间,正在逐渐适应正统教会。最有受益的就是基督救赎论,虽然只是针对初高中生的非常基础的恩惠福音,但每次她都会听得流泪。参加礼拜的人满脸写着“这是基础啊,哭什么”。但是对于秀敏不止于此,“耶稣基督不论何时永远如一的是我们的救赎主”的福音,对她而言是如此的催泪。

就在几个月前,秀敏参加某地的“网络科技展”,但是在路上,她发现接待的工作人员中有新天地信徒。满怀疑惑的秀敏到了现场却满是惊愕。因为在一个展位里不仅有新天地的信徒,还有在新天地情报通信部居高位的人物在指挥着志愿者。她想起了之前李万熙教主的话,他说“到社会各界、各层、所有能到的地方去成为新天地的光和盐吧。”正如他所说,新天地人开始向公开的各种活动、社会奉献、尤其是媒体渗透。他们渗透进各界各层有着他们的任务,那就是新天地在趋向守势、被攻击的时候,就通过自己所处的位置隐晦地侧面支援。

新天地信徒正在磨破脚去做秋收者拉人头,与此同时也有人在社会的高职位或精英层,在社会各界各层隐匿着新天地的宗教色彩,扮演着无声息扩散的角色。甚至有作为记者渗透入各媒体的信徒们,总会会帮助他们删除教籍,在新天地的登记里除名。就像电影“新世界”里的卧底警察一样,打入黑帮内部,甚至成为黑帮头目。为了在决定性的时刻,让这些人为新天地做事,他们把人渗透到社会各阶层,彻底隐藏了他们新天地的身份。“建造一个离了新天地就无法进行公益活动、无法正常运转的国家;即使不喜欢也没有办法,只能牵着新天地一起走的社会结构”就是他们的目标。

秀敏虽然离开了新天地,但为了孩子而去了一个科技展,都能看到活跃的新天地骨干。这就是如今的时代,一个快要被新天地牵着走的时代……

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太 7:15-16

相关新闻

邪教受害者:凋零的并蒂花,独留可怜的苦娃娃 ​

​“妈妈?!爸爸是妈妈吗?妈妈!妈妈…”这是笔者在与讲述者电话采访过程中听到的,稚嫩的孩童声音呼唤着妈妈。可以想象在电话那头,天真可爱的孩子对于妈妈的依恋和想念。一声“妈妈”的背后,带着多少美好家庭的传承与感动,但是这一切,却被邪教“新天地”摧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新天地“使命者”讲述全家陷入而后逃脱的经历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金砖彩票计划群 大金彩票计划群 山东11选5计划 盛兴彩票计划群 51彩票计划群 财神彩票计划群 平安彩票计划群 杏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pk10 极速赛车登陆

0.5073s